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保定市低碳经济发展中心 >> 高端访谈 >> 浏览图片
复旦大学城市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戴星翼
2014-6-23 9:34:04

戴星翼
戴星翼

2012年8月1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开展低碳省区和低碳城市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在全国五省八市首先开展低碳城市试点。但是,除了在通知中对试点省市提出五条具体任务之外,目前尚无对低碳城市的清晰定论以及评价指标。在低碳概念风行的当下,低碳示范区、低碳产业园、节能环保园,甚至零排放示范区遍地开花。省、市、县各级政府争建低碳园区,此起彼伏。低碳产业园,俨然已成为很多城市借以撬动整体经济转型的必然选择。然而,何谓低碳产业园区?定义模糊且缺乏统一评估、监管标准。正如所有新事物的实施初始,其间无序开发与方向探索兼而有之。针对低碳产业园的发展现状及其所存在的问题,近日,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城市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戴星翼和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

“低碳”成了一个筐

    复旦大学城市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戴星翼表示,“发展低碳产业园区建设,首先应明确产业的概念,我们把低碳产业分为主动和被动两大类。”何谓主动的低碳产业?就是新能源这一领域,包括光伏、风能、煤炭的清洁利用等很先进的能源利用方式,这些新能源所涉及的装备、装置都是极其先进的,例如,火力发电的百万千瓦操作临界的发电机制,能够把煤电的热效率从30%提高到45%,这带来的几乎是革命性的变化。这一类产业被称之为主动的低碳产业,它能够改善我国的能源结构,能够使我们对传统的化石能源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同时还能改善我国能源结构的碳背景。
    被动的低碳产业就是其他一切有节能减排潜力的、能够降低能耗、减少碳排放类型的产业。所以,被动的低碳产业几乎就是“无孔不入”的。从低碳经济的发展趋势来讲,应该把低碳产业园区的建设限制在主动的低碳产业这一领域。最近这些年,低碳科技园、低碳工业园、低碳物流园、低碳技术应用示范园、低碳生态园、绿色循环经济园等各种各样的产业园层出不穷,但真正名副其实的却少之又少。
    针对我国低碳产业园的发展现状,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分析认为,当前,国内低碳产业园区的发展势头犹如“雨后春笋”,其主要推动力来自于产业转型升级的国家政策大方向。由于国家对落后产能淘汰力度进阶式加大,为了符合产业园经济发展的生态化、独立化、个性化三大目标,地方政府纷纷启动低碳产业园、节能环保园以及零排放产业园。然而,短期利益驱动下的绝大多数低碳园区运营建设陷入了一片乱象。
    对此,戴星翼认为,“目前全国建设的低碳产业园,缺乏统一规划与合理协调,重复建设、重复投资现象严重,使得一些过剩产能进一步扩张。”他提出,在建设主动的低碳产业园区时,可以编制一个清单,把光伏、风电、以及更加广义的核电、传统能源的清洁利用、新型的节能环保汽车等产业作为低碳产业。但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实施起来将面临很多弊端。
普遍缺乏核心技术支撑

    针对我国发展低碳产业园区是否缺乏核心低碳技术这一问题,戴星翼指出,低碳产业园区的发展除需产业布局的蜕变之外,还需核心技术的支撑。“我国的低碳产业园区就是缺乏核心的低碳技术,例如我国的光伏产业在过去10年的发展历程中,规模扩张迅速,但到目前为止也不能称之为新能源产业,因为没有核心技术,没有自己的应用体系。核心技术是外国的,市场也在国外。”戴星翼强调,“其实,新能源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但是我们恰恰违背了这一条。我们似乎走错了路,光伏产业如果要发展,恰恰就是要注重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但是我们这些方面都没有。”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0年中国人类发展报告》指出,中国实现未来低碳产业的目标,至少需要60多种骨干技术的支持,其中有42种是中国目前不掌握的核心技术。从国际上来看,全球最主要、最核心的低碳技术掌握在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手中,它们已经整合了包括低碳技术开发、碳金融、碳交易和碳咨询等各产业的一体化产业链,低碳经济的技术优势明显。而我国在尖端低碳技术研发方面还处于相对落后的地位,技术上的不平等和差距难以确保我国低碳产业园区的竞争优势。
    侯宇轩说,“温室气体管理体系是低碳产业园区建设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当前,我国尚没有一个产业园区具有完善的低碳产业体系,名副其实地把对环境污染物的排放消除在生产过程之中,在热能循环、水资源循环和废弃物循环利用上缺乏技术支撑。”因此,通过引进专业的环保服务类企业进驻产业园是后期发展的途径之一。事实上,在对低碳技术和概念应用缺失的情况下,现存的低碳产业园往往仅限于名义上的“低碳”,然而该类产业园的建设效率和发展速度令人超乎想象。
    对此,戴星翼表示,“各地纷纷建设低碳产业园区的真正动力并不是要发展一个给我们整个民族带来非常光明的未来能源的产业,而是以GDP为导向,或是政府追求政绩的表面文章,或是开发商发展地产的噱头把戏,没有真正地去认认真真的培育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低碳产业园区”应有标准引导发展

    戴星翼表示,“发展低碳产业园区其实还是一个发展方式的转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问题,所谓讲起来方便,做起来难。政府发挥一种导向作用的目标是短期化的,我们不会像丹麦为了培育风电这一新能源的核心竞争力和整个产业体系花了将近30年的时间。”
    低碳经济不是一个时髦或者被炒作的概念,它在产业规划中有巨大的空间。我国的低碳产业与节能减排的国策紧密相连,国家为鼓励低碳产业的发展,出台一系列政策,把低碳产业链作为未来城市化发展战略的核心来抓,低碳产业园区应运而生。目前,要防止急功近利、重复投资,让“低碳产业园区”真正发挥出在产业中的撬动作用,还有待于统一的规范以及评估监管体系的完善。正如中国低碳协会会长郭树言所说,地方低碳园区建设迅速发展,说明大家的低碳意识增强,但要防止一哄而上。相关部门或者协会组织可以参与制定低碳园区标准,引导发展。
 

上一个: 周凤起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 下一个: 郭树言 中国低碳经济发展促进会主席
世界环保大会保定美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英利集团